晗薇HW

小说作家,古风,耽美,同人

周翔烟云之将军令【1】【已补更】

班师回朝

京城。

大街小巷,气氛一片欢腾。百姓夹道欢迎着他们自战场上凯旋的英雄,纵使在街上站到腿脚发软,也丝毫不减热情。

英雄骑于马上,面上是一副沉静的黑色面具,自眼中透出的是杀伐果决的光。

“宣——镇国将军周泽楷觐见!”

群臣手执笏板,压抑着内心打了胜仗的激动,面容肃穆地分立大殿两侧,齐齐看向一身铠甲走入大殿的镇国将军。

“臣周泽楷,拜见陛下。”少年清朗的声音响起,勤于练武的身板直直地跪下,带着一阵行于行伍的干练。

皇帝稳坐龙椅,面带微笑地看着少年将军在他面前行礼问安,和蔼道,“周爱卿平身。此战大胜,爱卿功不可没,今晚朕在宫内设宴,为爱卿接风洗尘。”

周泽楷颔首,“谢陛下。”

皇帝又问,“爱卿可想要什么赏赐?可有心上人?”

群臣顿时静默。看似风牛马不相及的两个问题,却不经意间透露了皇帝的心思。当朝陛下共得皇女五位,大公主和二公主早已出嫁,四公主也已经有了婚约,五公主仍在牙牙学语,唯有才貌最为出挑的三公主云秀待字闺中,未曾许婚。此话一出,可不就暗示这位炙手可热的少年将军,即将成为公主的驸马?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周泽楷会顺着皇帝的话,请求赐婚时,周泽楷却缓缓地开了口,“回陛下,臣,有心上人。”

皇帝一噎,原本准备好要赐婚的话生生卡在了喉咙里,偏偏周泽楷不曾察觉,还自顾自地想着皇帝行了礼,“臣请求陛下赦免一个人。”

皇帝眯了眯眼睛,“哦?谁?”

“韩将军之子,韩文清。”

“韩将军?可是那个卷入党争被牵连致死的韩将军?他还有子嗣?”皇帝很是惊讶。

当朝陛下的皇位是继承了他病逝的皇长兄的,对于韩将军一案也有所耳闻。当初争位时,韩将军因拒绝站位而受到牵连,最后枉死狱中,自己皇兄继位时本想为其平反,没想到还未颁旨便急病而亡。当朝陛下对于这位韩将军的事并不了解,以至于将此事忽略了,直到现在被周泽楷提起,才勉强想起。

“韩文清曾于臣有恩,望陛下成全。”

“知恩图报,理当如此。”皇帝金口玉言,赦免了韩家及韩文清的罪。只是他却忘记了,当初韩家被抄,韩将军没等到流放便病逝于狱中,剩下的韩家人被贬为奴,发卖各处,韩文清就在那时,被卖入了南风馆。

周泽楷与韩文清是好友,韩文清虚长周泽楷几岁,便应了他一句兄长。两人一同长大,交情自是不必说。韩家出事那年韩文清刚满十二,即便入了那处地方也不过是个没长大的娃娃,且一张冷硬严肃的脸也甚少能有人看上,因而逃过了待客的命运。

但即使如此,他依旧是戴罪之身,周泽楷不能光明正大的将人带出来,直到求得了皇帝的赦免,他才能将人带回周家。

韩文清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盯着面前的酒壶,难得地发起了呆。他知道今日是周泽楷回京的日子,却不敢如寻常百姓一般出去见他,生怕见了他,会忍不住想起少年那一双坚定而又认真的眸子。

八年前家中出事,他入了南风馆,不论是否接客,这一身声名和清白算是毁了,任谁说都逃不过青楼妓子这个名头。纵使知道自己是冤枉的又如何,他已是罪人,又如何为家族平反?

约是三年前吧,十二岁的周泽楷趁夜闯进了这里,信誓旦旦地说要带他出去,为他恢复清白之身,可这又谈何容易!
纵然自己拒绝了周泽楷,这个年少便跟随在他身后的少年依旧维持着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转身从军,子承父业,一步步走到了今日镇国将军的位置。
周泽楷在宴会的第二天便出了宫,甚至没有回府,就马不停蹄地奔向了南风馆,见到了韩文清。
自那日分别后,他们已经五年未见了。周泽楷一直驻守边关,而韩文清,半步都没有离开过南风馆。
“韩大哥。”少年在看到韩文清的一瞬间便笑了。摘掉了面具的他少了满身的肃杀之气,反而更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也不怪他,他本就是个未及冠的孩子。
他直奔韩文清而来,明摆着是故人,众人也不敢拦着,只当是没看见,任由这少年走到了韩文清身边,在韩文清欲言又止的目光中,进了他的房间。
“你怎么来了?”韩文清皱眉,“身为将军,居然来这种地方,简直胡闹!”不自觉间便带出了以往相对时的语气,等反应过来不妥时,已是迟了。
然而周泽楷却丝毫没有在意韩文清以一介布衣之身以下犯上他这个将军,或许他根本就没有在乎过这些所谓的束缚和礼教。韩文清在他心里,一直都是那个护着他的兄长,兄长之训,自然是要听的。
给韩文清斟了一杯酒,周泽楷笑了笑,认真地将昨日大殿上发生的事情一一告知了韩文清,也毫不意外地收获了韩文清的点评,“愚蠢。”
周泽楷涉世未深听不明白皇帝的言外之意,他在秦楼楚馆呆了八年,见惯了形形色色的人和事,还能不明白吗?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并不觉得自己在大殿上说的话哪里出错了,“我有心上人,是真的。”
“皇帝想把云秀公主赐婚与你,你若娶了她,将来必会青云直上。”韩文清摇了摇头,这个孩子,排兵布阵是一把好手,为人处世却是懵懂幼稚,他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单纯?
“可我有心上人,不能娶她。”周泽楷一根筋,就认定了他那个心上人,就算韩文清给他分析利弊,他仍旧不愿妥协。
韩文清终于对他口中的心上人产生了一丝兴趣,他开口问道,“你心上人,是谁?”

————————

未完待续的1

怕大家等不及就先发上来

八年前的老韩刚刚十二岁,还是个孩子,家中骤然变故,自己又踏入了烟花之地,颓废是正常的,但是这只是暂时的,经过了八年沉淀的老韩还是那个严肃而坚强的老韩,相信我,人设是崩不了的

明天会把剩下的补上,爱你们呦,么么哒
——2018/1/12

————————
我又来了
已经把剩下的补上啦
爱你们,么么哒
——2018/1/13

周翔泽宇之契约向导【韩叶番外】

最爱的人

烽烟起/寻爱似浪淘沙/

遇见他/如春水映梨花/

挥剑断天涯/相思轻放下/

梦中我/痴痴牵挂/

——《天下》

或许就是因为那个梦吧。梦中烽火狼烟,却见那人手执战矛,面对着他,笑靥如花。

他一袭白袍被鲜血染红,苍白的脸上挂着丝丝血痕,但偏偏,他就是能从他身上,看到梨花满枝。

“喂,你怎么样?”

梦醒,入目的,仍旧是冰凉的墙;

身边,缺少的,正是梦中的少年。

韩文清坐在医院的病床上,难得地放空自己,仔细回忆起那个真实得根本不像是梦的梦,冷肃的眼,罕见地染上了迷茫,甚至还有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伤感。

怎么会这样?

难道真的应了张新杰的话,是时候找一个向导为自己疏导精神力了?

他打开手机,给张新杰打了电话。

下午,张新杰便领着一个穿白大褂,带着口罩遮住自己半边脸的少年,走进了病房。

“系统自动匹配出的向导,最适合你的。”

韩文清本没有正眼看他匹配出的向导,只是视线随意地略过,便算作了应答。那少年却不以为意,款步走到韩文清病床前,抬手看了看病历本,笑了。

“看来是没什么问题了。”

这声音,好熟悉。

韩文清浑身一震,不可置信地看向那个少年——他还是没有取下口罩,但是握着病历本的那双手,却奇迹般地与他梦中那双握着战矛的手重合了。

“你——”韩文清定神,视线渐渐上移到少年的眼睛。那双眼很清澈,与梦中带着玩味和探究的目光不同,但韩文清就是知道,他找到他的瑰宝了。

“你叫什么名字?”他尽量放缓了语气,生怕吓到这个弱不禁风的少年,却未曾想过能与他“拳皇”的精神力相契合的少年,其本身也是个实力难测的人。

少年将张新杰赶了出去,一屁股坐在了韩文清的床边,顺手取下口罩,“我叫叶秋。”

是了,梦里的少年,手里那柄战矛,名唤一叶之秋,想来就是来自于叶秋之名吧。

“嗯,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向导了。”韩文清不知道该怎么抑制自己内心的雀跃,只好摆着严肃脸,阐述着事实。

叶秋笑着伸出自己的手,握住了韩文清刚刚拔去盐水的手,“我知道,老韩,我来接你回家。”

韩文清一阵恍惚,这个带着暖意的笑,又与烽火狼烟之中的笑颜重合了。

纵使他不相信前世今生,也不得不开始怀疑起自己与叶秋在前世的关系,心底那一份悸动,随着时间的沉淀,而越发浓厚与醇香。

叶秋是嘉世军区的军长;

叶秋是霸图的劲敌;

叶秋……

韩文清越来越喜欢叶秋,正当他准备向政府递交结婚申请书的时候,叶秋失踪了。

直到一个名叫叶修的人出现,韩文清才重新活了过来。

叶秋不是叶秋,叶秋是叶修。

他爱了八年的人,从来没有告诉过他,他其实叫叶修。

韩文清觉得讽刺,可讽刺过后呢?韩文清还是韩文清,他爱的,还是那个人。

又是两年。

韩文清已经与叶修结婚两年了,才突然想到一个重要的问题,“最早与我相契的,到底是你,还是你弟弟叶秋?”

叶修吃着韩文清喂给他的葡萄,笑眯了眼,“当然是叶秋了,但我的相契值也就比他低了零点零几而已,不然我干嘛费那么大劲失踪一年换个身份再来递交婚书?”

韩文清瞬间抓住了叶修的话柄,“你的意思是,你主动顶替了叶秋?”

“对啊。”叶修笑得愈发灿烂。

“为什么?”韩文清内心隐隐升起了一个猜想。

“因为我问你‘喂,你怎么样’,而你回答了我‘我喜欢你’。”

——他一袭白袍被鲜血染红,苍白的脸上挂着丝丝血痕,但偏偏,他就是能从他身上,看到梨花满枝。

——“喂,你怎么样?”

——韩文清撑起身子,抬手慢慢擦去他脸上的血痕,缓缓道,“我喜欢你。”

————————

《周翔泽宇之契约向导》到这里就全部完结啦

下周开始更《周韩烟云》

敬请期待

周翔泽宇之契约向导【大结局】

良辰美景

这封没有经过周家家主允许的申请书,历经周折后,还是放到了远在国外的周父的桌子上。而得到了消息的周父,马不停蹄地赶回了周家。

“周泽楷,你真是翅膀长硬了。”这么大的事居然完全不跟他商量!简直是不把他这个父亲放在眼里!

周泽楷站在周父面前,一脸坚定,“他是我的向导,我娶他,很正常。”

“他是男人!”周父只觉得脑壳抽疼。当初选向导时担心女人心大,怕以后不好收拾才选了孙翔这么一个男人做向导,结果还是发生了他不想看到的事。

“我只要他。”周泽楷绝不妥协。他不在乎周父所说的性别,也不在乎以后是否会有孩子,他在乎的,自始至终,都只有孙翔这一个人罢了。

周父磨破了嘴皮也说不通周泽楷,于是决定从孙翔这里下手。他知道孙翔从小在训练营长大,还吃了不少苦,于是用了最老套的方法。

当他把一张填了数额的支票放在孙面前时,却收获了孙翔一个疑惑而又无奈的眼神,“家主,您这是什么意思?”

“说吧,你想要多少钱才能离开我儿子?”周父靠着椅背,看着孙翔。

孙翔并没有接那张支票,甚至连看都未看一眼,就掏出手机给周泽楷打了电话。周父眼尖地发现,孙翔用的手机,和周泽楷是情侣款。

“喂,你爸给我开支票,让我离开你。”

孙翔开了扩音,周泽楷的声音从那边传来,“双倍,送赠品,不许离开。”

周父一头雾水,但是孙翔听明白了。他心情颇好地挂了电话,笑眯眯地给周父解释道,“小周说他给我双倍的价钱,还把他自己当做赠品送给我,不让我离开他。不好意思了周先生,您这价码开得有点低。”

周父一口老血哽在喉咙,想吐,吐不出来。

周泽楷和孙翔的结婚申请书还是交到军部去了,周父也在思考了其中的利害关系之后,如壮士断腕般地在申请书上签了字。

良辰美景奈何天,不可辜负。

然而周泽楷并不急于一时,而是按部就班地先带着孙翔去了照相馆,拍结婚照。期间,他们碰到了韩叶二人,孙翔还被恶趣味的叶修拉着,心不甘,情不愿地换上了婚纱。

别说,还真有点好看。

拍完婚纱照又等了两周,结婚申请书的审核才批下来——已经算快的了,当初轩策的申请审核,等了一个月呢。

领证,结婚,仪式。当一切的一切都尘埃落定时,周泽楷身体力行地将孙翔压倒在了布置一新的房间中。

“翔翔,”周泽楷低头亲了亲孙翔的眉心,一手撑在床上,另一只手轻轻解着孙翔的西装,低语道,“良辰美景。”

良辰美景,岂可辜负?

干脆压倒,吃干抹净。

反正周泽楷选择了孙翔,跑不了了。

————————

完结撒花~

这篇文真的写到我崩溃

回头有时间了或许会重新修一下的吧

下周还有一篇韩叶番外

然后就开周韩文了

爱你们呦

么么哒


周翔泽宇之契约向导【大结局前篇】

一个不算误会的误会

一个意料之中的答案

————————

再次成契

周泽楷很懵。

他看着孙翔撕了契约书摔门而去,一时间竟忘记了追出去,任由孙翔夺门而出。

“江,我还没说完。”周泽楷求助般地看向江波涛,后者却只微笑而没有提出任何有建设性的意见。

周泽楷十分无奈,他早知孙翔脾气躁,却没想到会躁到连话都没听完就跑。想必孙翔一定以为自己腻了他,要换一个新向导吧。

可是他周泽楷又怎么能再找到一个不论从身还是到心都如此契合的向导呢?再说向导的挑选一向不论家事只看实力,孙翔的实力,绝对是现在未嫁的所有的向导中最好的,他又为何要换呢?

孙翔头脑发热地跑出了周家,可等站在空旷的大街上,才发现自己已经举目无亲。

回去?

这个念头一出来就被他否定了。他可是骄傲的孙翔,怎么能主动回去呢?

可不回去,又能去哪儿呢?

正想着,手腕上的电子表“滴滴”响了起来——这是他与周泽楷签订契约的那一天,周泽楷亲手为他戴上的,可以及时定位到孙翔,同时还具备视频通话功能,方便他与周泽楷联系。这个表,除了周泽楷,也没有别人打进来了。

孙翔不想接,但是挂了两次之后,表还是第三次响了起来。孙翔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按了手表上的一个按钮,接通了视频电话,穿着与孙翔身上家居服同款的周泽楷出现在视频里。

“还有什么事?”孙翔盯着屏幕,看到周泽楷的衣服,才想起自己没有换衣服就跑了出来,现在身上还套着周泽楷亲自给他挑的睡衣。

周泽楷抿了抿唇,深吸一口气——这说明周泽楷在紧张。

孙翔有些疑惑。周泽楷很少出现紧张的情绪,不过是不爱说话而已。面对自己的时候更不可能紧张,现在这样,八成是有什么事了。

不得不说,孙翔难得聪明一回,猜到了周泽楷一部分的打算。

周泽楷鼓足勇气,从抽屉中拿出一个方形的绒布盒子和一张申请书,放在了屏幕前。

“原来的契约作废,”他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屏幕那边的孙翔,一字一句道,“我想跟你签这个申请书。”

孙翔不明所以地看着周泽楷,大脑有一瞬间的当机。

周泽楷对他说:“我们结婚吧。”

结婚?!

孙翔一脸震惊,不只是惊讶,还有狂喜。难道周泽楷刚刚说契约作废,就是准备跟他求婚?

“你这是求婚?”

周泽楷点点头,打开了绒布盒子,里面躺着两枚设计低调的男士对戒,内侧似乎还刻着字。

“江去接你了,我在书房等你回来。”

电话还没挂,就听见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孙翔是跑出来的,可周泽楷居然让江波涛开车来接他,足见他内心的迫不及待。

江波涛笑眯眯地替孙翔拉开后座的车门,顺利地载着看似一脸傲娇实则激动不已的孙翔重回了周宅。

周泽楷依旧保持着孙翔在屏幕中看到的坐姿,打开的盒子和申请书放在桌子上,等着孙翔的临幸。

一年前,也是在这里,周泽楷交给了孙翔契约书,一年后,同样的情景,契约书换成了结婚申请书。

孙翔的抉择是一样的,大笔一挥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两个名字靠在一起,异常和谐。

————————

这篇文马上就要完结啦

下一篇的cp之前就提过了

等下一篇写完可能就会专职写几个cp的长文和其他cp的一发完了

欢迎各位宝宝提供梗和cp~

爱你们呦

么么哒


【重要通知 通贩已开启】
《韩叶轻休》本子因为原本负责的主催离职后没有与工作室进行完全交接,工作室那边也联系不上她,因而进度一度耽搁了下来。
我已经与工作室取得了联系,工作室表示今天会将样刊寄给我,待样刊确认无误之后,会尽快印刷,并将预售时的本子陆续寄出。而印刷后也会在淘宝放开通贩,所以请大家不要心急。
还是要感谢 @老干部工作室 ,你们辛苦啦!

《韩叶轻休》

占tag抱歉

PS:样刊已于12.12日收到
PPS:通贩已于12.14日开启

周翔泽宇之契约向导【9】

一战成名之后却要求解除契约关系

是利用还是真心

————————

契约作废

滴滴滴——

结束了。

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

轮回,惜败。但周泽楷与孙翔的组合,却一战成名。

整场比赛打了一个多小时,而单是他们与叶修僵持的时间,就已近四十分钟,打破了荣耀史上“与叶修对峙”的最长记录,而这个记录的上一个保持者,是拳皇韩文清。

“很精彩的一场比赛。”坐在台下的韩文清坦言,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记录被后辈打破而感到不适。甚至还有些高兴,毕竟这代表着军方后继有人。

从作战室出来,叶修已经有点脱力了。再怎么强大,他也只是个向导,自是比不过哨兵持久而强悍的体力。同样的,孙翔也累瘫在周泽楷怀里,他第一次面对全力以赴的叶修,在作战经验上还是吃了不少亏的。

周泽楷虚扶着孙翔,和叶修握了握手,转身回到了队伍之中,喊了江波涛一声之后,直接带着孙翔回到了酒店休息。

他们不知道的是,因为这一场势均力敌的比赛,周翔的名字,已经传遍了整个军队,而上级军官,也给他们定了军衔和位置。

将官级,授少将军衔,正式成为轮回的军官。这是对孙翔这一战的奖励,也是对他实力的肯定。

“翔翔,起床了。”荣耀赛事结束和授衔仪式过后,周翔二人的感情突飞猛进。周泽楷对待孙翔是一如既往地温柔,那深藏的爱意周围人都看得出来,也只有孙翔这神经大条的人才会视而不见。

在不善言辞的周泽楷无数次的明示暗示都化作美丽的泡沫,湮灭在空气中之后,看不过眼的江波涛出手了。

他先是算准了孙翔精神力的强盛时期,又给周泽楷准备了使精神力萎靡的药,再用借口将两人反锁进房间里,接着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扬长而去。

“翔翔,我难受。”周泽楷眨着大眼睛无意识地撒娇道。

孙翔也难受,他的精神力如果再得不到疏解,就要全面爆发了。

顺理成章地,这两个人滚在了一起。

周泽楷虽然精神力萎靡,但他体力值远高于身为向导的孙翔,于是我们可怜的孙向导,被周哨兵压倒,吃干抹净。

而意识海中的神凤,也十分满足地揽着翅膀下乖巧躺着的小龙,含笑入睡。

江波涛,计划通。

周泽楷成功将孙翔拐上床进行了一次深入的了解之后,便激起了孙翔的胜负欲。

具体表现为——

“周泽楷,我要跟你单挑!”

周泽楷欣然接受。

然而一阵乒乒乓乓后,总以孙翔被周泽楷按在床上再次吃干抹净为结束标志。

唉,不忍直视。

神凤倒是很开心,因为他可以时时看见长着犄角和尾巴的小龙面色赤红地出现在他的意识海中,也可以顺利地进行精神与肉体的结合……

咳,扯远了。

转眼孙翔已经住进周家快一年了,名分却仍旧未定,还停留在“契约向导”这一栏上,孙翔一直不以为意,可周泽楷却不能如此不在意。

在参加了一个变相相亲的酒会、推开了几个想要嫁入周家的向导后,周泽楷终于不想再忍了。

“这个,作废了。”

孙翔一脸茫然地看着一年前他大笔一挥签下的“契约书”,心突然抽痛,“周泽楷,你什么意思?”

“作废之后,你就不是我的契约向导了。”周泽楷认真地解释道。

孙翔顿时变了脸色。他抓起契约书,几下便撕成了一堆废纸,“行,周泽楷,这可是你说的!”

果断转身,摔门而去。

————————

终于更新了有木有!

话说天津这边真的好冷啊啊啊啊

冻得像只鹌鹑

而且今天回来之后就感觉胃不舒服

然而文已经拖了两周了

再不写怕是要被打死

还是撑着赶一篇出来

《周翔泽宇之契约向导》应该是快要完结了

下一篇准备开周韩古风文

暂定呆萌修罗镇国将军周X流落青楼落魄公子韩

感觉这个设定写起来十分带感

就是不知道有木有人看

另外

真的不虐【认真划重点】

爱你们呦

么么哒^3^


12.01请假

那个啥

我又来请假了


另外有宝宝问我《韩叶轻休》本子通贩的事

我问了工作室那边

但是没有人回我

我到现在都没有拿到样本

所以

我并不知道具体情况

接下来会继续戳工作室

希望可以尽快收到回复


谢谢大家支持

占tag抱歉


请假的一周

1.工作总结要写

2.舞蹈要编

3.晚饭还没吃

4.一大堆奇奇怪怪乱七八糟的事

5.文并没有存稿

6.卡文【划重点】


故而

请假一周

停更

占tag抱歉

谢谢一如既往支持我的宝贝儿

爱你们呦

么么哒


周翔泽宇之契约向导【8】

一战成名

坐在台下的各军区司令和指挥官,一个个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盯着孙翔的精神力拟态,生怕错过了什么精彩的场面。

而周翔的对手叶修也不急不慢地看着那条看起来才刚刚成年的龙,慢慢变成了一个桀骜不驯的少年——容貌与孙翔如出一辙。

“看孙翔不愿意的模样,本来还以为能看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呢,结果……”刚刚从卫生间抽烟回来的楚云秀落座评论道。

“孙翔。”同样坐在台下的韩文清,握紧拳头沉吟了一句——并不是担心叶修力不从心,而是,他知道这个年轻人未来可期。如果他与他的哨兵配合默契,假以时日,他将会是军队最大的助力。

叶修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看似桀骜实则内心紧张到不得不用这样的表情掩饰自己的人,恶趣味瞬间爆棚,“孙翔,要不咱们石头剪刀布,谁赢算谁的,怎么样?”

“前辈。”周泽楷难得皱眉,表示了他对于此的极其不赞同。

“啧,还护上了。”银发的叶修龙——姑且称之为银发叶,看着挡在小龙前面的神凤,咳了两声,“那就开始吧。”

团队赛一向是五对五,兴欣的指挥和主力是叶修和苏沐橙——被誉为黄金搭档的二人组,台下轮回的众人不免开始担心起自家的队长。

但很快,他们就不担心了,因为在双方真正打起来之后,他们惊奇地发现,周泽楷和孙翔的默契程度,完全不输于兴欣那对黄金搭档。

“真不愧是最合契的向导,”坐在韩文清身边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双目炯炯有神地看着大荧幕,“果然不可小觑。”

“劲敌。”对此,韩文清表示了他的认同。

银发叶周身涌起一阵白色的烟雾,渐渐变成了一把法器——叶修常用的千机伞,转眼之间化成了战矛的形态。苏沐橙也在烟雾的掩盖之下,扛起手炮吞日,寻找到了合适掩护叶修攻击动作的位置。

“翔翔。”神凤喊了小龙一声,自己却率先出击,迎上了银发叶试探性的一击。

“知道了!”小龙不耐烦地应了一句,紧随其后,躲开了苏沐橙地图炮的范围,以极其风骚冲着她身后的视线盲区飞奔过去。在这一刻,众人只觉恍惚,仿佛看到了同样走位风骚的叶修。

————————

好吧我承认

我卡文了

写了这么多就先放上来

容我理一下思路

爱你们呦

么么哒


继续请假

对不起大家,

我要继续请假了,

大家去双十一抢购吧我保证下周一定更新!

原谅我又拖一周文


占tag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