晗薇HW

小说作家,古风,耽美,同人

韩叶轻休之清明拜祭【复健中】

天阴沉沉的。
四月五号,叶修破天荒地没有赖床,而是换下睡衣,挑了一件白衬衫穿上,趁着韩文清还没醒的时候偷偷溜出家门。
自昨晚便开始下起了小雨,叶修没有打伞,只紧了紧身上的外套。路上行人匆匆,似乎都走向了同一个方向。叶修从花店出来之后便加入了这个队伍,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他身后不远处,跟着一个男人。
是韩文清。
作为特种兵,韩文清的警惕性自然很强,更别提叶修虽是偷溜出门,但对常年浅眠的他来说,动作其实并不轻。
韩文清知道叶修要去哪儿,却也没想着阻止。何况这件事他也没理由阻止。
这是叶修自苏沐秋战场陨落后每年都必做的事情,已成执念。
苏沐秋的墓前摆放着一束矢车菊,看来苏沐橙比叶修还要早一步赶来。叶修放下手中的风信子,从上衣口袋里抽出一盒烟,摸了一根点燃,盯着墓碑上的照片出神。
苏沐秋和苏沐橙很像,并不只是长相,连性格都很相似,但是苏沐秋比妹妹多了独属于少年人的阳光与开朗。正如照片中永恒的笑,分明是光,却无端在人心中笼罩一层阴霾。
——那个与叶修一样惊才绝艳的少年,十年前已在此沉睡。即使总军区授予了他烈士称号,也不能弥补他本该如夏花灿烂而夺目的人生。
“老韩,”叶修狠吸一口,吐出一个烟圈,“你是不是怀疑我的实力?”
韩文清丝毫不意外叶修发现他的跟随,只是沉默着上前站在叶修身边,紧紧地握住叶修的手。
“我没事,已经放下了。”叶修笑了笑。这不是安慰韩文清的话,早在他答应韩文清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放下了,现在应该是怀念更多一些吧。
毕竟那些同甘共苦的喋血岁月,是他记忆的一部分,即使充斥着痛苦,也不能轻易忘却。
“我知道。”韩文清道。他一向不擅长安慰人,对于叶修的感情,他可以理解,却无法感同身受。
“如果有下辈子,我希望沐秋不要再参军,反正这家伙无论在什么领域都能发挥他的才能。”叶修仿佛掩饰什么一般拍了拍墓碑,就好像十年前拍着苏沐秋的肩膀那样熟稔。
韩文清抬手遮住叶修的眼,“你不适合伤春悲秋。”
“谁伤春悲秋了?韩大大,说话要有证据。”叶修没有拉下韩文清的手。他不习惯示弱,微红的眼眶只要自己知道就好,无论是苏沐秋还是韩文清,都没有必要看见。
“走吧。”调整好了情绪,叶修将韩文清的手扯到自己身侧。韩文清的手比叶修大,恰好能够将他的手包进掌中。
走之前,韩文清看了眼照片,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这是属于两个强大的alpha之间的承诺——韩文清敬佩苏沐秋的以命换命,而余生他会拼尽一切,照顾叶修一生一世,让他平安喜乐。
出了墓园,叶修又恢复了往日潇洒的模样,“老韩,老头子让我给你传个话,你什么时候嫁过来?”
“嫁?爸的原话应该是问我什么时候去叶家提亲吧?”韩文清严肃而认真地揭穿了叶修的小心思。
“这不重要,重点在于你什么时候正式来一趟?”叶修问。说来也是奇怪,两人既没有登记结婚,也没有举办婚礼,居然就直接同居了。这传出去,该说是叶修太不矜持,还是韩文清独占欲太强呢?
“后天。”韩文清查好了日子,“下周二去民政局登记。”
感受到韩文清微微颤抖的手,叶修停步,转身面对着韩文清,果不其然看到韩文清脸上可疑的红色。
“哈哈哈!”叶修猖狂大笑。
“胡闹!”韩文清绷紧了脸,却彻底放了心。叶修就是该这样闹腾才是。
叶修笑累了,示意韩文清蹲一下,自己趴上了他的背。韩文清无奈,将叶修背了起来。
似乎又轻了。韩文清想,回去要多熬几天骨头汤补一补。如此看来荣耀后方的科技研发也不是那么好做的,他要付出的心血比起奋斗在前线的他们只多不少。
“叶修。”韩文清喊他。
叶修双臂环着韩文清的脖子好像睡着了,不一会儿才传来一声轻轻的应答,慵懒而惬意,“怎么了老韩?”
“解决了发情期的问题,你有没有想过重回部队?”韩文清罕见地犹豫了一下才问出这个问题。
“没有。好不容易能歇着,干嘛回去?再说老头子也不乐意。你想让我回去?”叶修反问。
韩文清当然不想叶修回去,不是因为他omega的身份,而是因为职业的危险性。他固然相信叶修的能力,但是身为他的爱人,他依旧会担心叶修的安危。这一点,相信叶修与他是一样的心情。
“走吧,回家。”韩文清托着叶修的手臂紧了紧。
“嗯,回家。”叶修笑着重新趴回韩文清背上。
反正还有一辈子的时间。
————————
复健中的补档
一口带刀的糖

韩叶轻休之元宵节礼

叶修大大不要这么理所当然啊
你会被韩大大宠坏的
————————
韩文清与叶修在一起之后的第一个新年过得很是惬意。一方面,叶家老爷子知道叶修omega的特性压制不住之后便一直催着他找个人安定下来,见韩文清一脸正气,除去职业玩命之外其他都没得挑,还算满意;另一方面,这俩人先斩后奏都滚到一起去了,就是不同意也不行了。
老爷子吹胡子瞪眼也没用了,新年把两人赶出去之后又让叶秋把他俩找了回来,坐在一张桌子上吃了年夜饭。
从老爷子同意两人的事之后,韩文清趁热打铁,初七便雷厉风行地帮叶修搬了家,正式开始了同居生活。于是今年的元宵节就是两人在一起的第一个元宵节。
“老韩,你们放假放到什么时候?”叶修穿着睡衣躺在沙发上,头枕在韩文清腿上,一只手拿着棒棒糖,另一只手把玩着电视遥控器。电视上正在播放着某电视连续剧。
韩文清无意识地摩挲着叶修柔软的头发,想了想道,“正月十七。”
“哟,今年怎么放这么久?我当这么多年兵,怎么没遇到过这么好的福利?”
韩文清淡定地吐出两个字,“婚假。”
“咳咳咳……”叶修被自己的口水呛得满脸通红,咳嗽着坐了起来。韩文清皱眉,伸手拍了拍叶修的背,“没出息。”
叶修看着韩文清,突然起身走进厨房,不一会儿便传来了锅碗瓢盆碰撞的乒乒乓乓声。
“叶修。”韩文清无奈地进了厨房,从叶修手中夺过了锅和铲子,叶修是厨房杀手,这是经过韩文清实力认证的。三天前,叶修心血来潮想给韩文清做顿饭,然后厨房摔了两个盘子三个碗,外加差点炸掉的锅。买菜回来的韩文清看见的就是狼藉的厨房,和桌子上黑乎乎的一盘据叶修说是肉的东西。
韩文清很给面子的吃了,后遗症就是体质好到可以单挑十几个特种兵的人一晚上起来了三次。
厨房杀手名不虚传。
“想吃什么?”韩文清问。
“饺子,猪肉香菇的。”叶修回答,“你包的好吃。”言外之意,要韩文清下厨包给他吃。
韩文清点头,“你出去等。”
叶修凑近韩文清,在他脸上啃了一口,一转出了厨房,重新坐进沙发里,换了个台——某芒果的元宵晚会,边看边瞟厨房里那个忙碌的身影。
啧,上得厅堂下得厨房,长得好看武力值爆表的硬汉alpha,赚了。
“老韩,下个汤圆呗。”叶修喊了一句,好似待不住一般从冰箱里挑了个苹果洗洗切切放盘子里,端着水果盘又晃进厨房,拿叉子叉起一块放进嘴里,绕有兴趣地看着韩文清手指飞舞。
“好,厨房脏,你出去等。”韩文清有求必应,转身把叶修轰了出去,却在轰人走之前偷了个香,顺便卷走了叶修口中含着的苹果。
“哎哎哎,老韩你脸呢?”被抢了苹果的叶修难得红了耳根。
韩文清倒是不管脸不脸的问题,反正叶修是他的omega,他亲一个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元宵晚会还在播放着,围着叶修挑的海绵宝宝围裙的韩文清出来便看见叶修迷迷糊糊地躺在沙发上,衣服卷起了一半,露出精瘦的腰。若非家有暖气,只怕是要感冒的。
韩文清将碗放在茶几上,抬手,控制了一下力度,轻轻地拍了拍叶修,依旧是严肃的脸,却喊出一个不相匹配的……或许是昵称,“阿修。”
“唔……老韩……”叶修闭着眼却准确地拉住韩文清,自己蹭到他腿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接着睡。
韩文清还在考虑要不要叫醒他吃汤圆,下一秒叶修自己醒了过来,直奔汤圆,“哎老韩,什么馅的?”
“水果的。”
“呦呵,蓝莓的。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喜欢我很久了,连我喜欢的口味都摸得一清二楚啊。”叶修吃着汤圆含糊道。
韩文清想了想,认真道,“差不多有十年了吧。”
“什么十年?”
“喜欢你,十年。”
“咳咳咳……”
韩文清拍了拍叶修的背,“慢点吃。”
“老韩啊,我突然觉得我渣了。”叶修难得伤春悲秋。韩文清的十年,让他不可避免地想起某些伤心事。
韩文清明白叶修的意思,最后却只是将他抱进怀里,“叶修,你很好。”
“老韩,我想回荣耀看看。”
“好。”
“给他们带点饺子行不?”叶修问。
“不行,那是给你做的。”韩文清坚定道。
叶修犹豫了一下,“要不我做?”
“生化武器?敌军间谍?”韩文清严肃地看叶修。
“不至于吧?”
“你可以试试。”
“老韩啊,你咋这么好。”
韩文清伸手碰了碰叶修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不烧。”
“老韩,咱俩要个孩子吧?”叶修深思熟虑,补充了一句,“趁着年轻。”
“你想生?不怕疼?”
“怕,但是想要一个咱俩的儿子。”叶修笑着扑倒韩文清,“韩大大,怎么样啊?要不要努努力?”
韩文清一把抱起叶修大步流星地走向卧室。
“叶修,你会后悔的。”
————————
元宵节冒泡
开不开心意不意外
将近半年没上不知道突然诈尸会是个什么结果
不过还是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爱你们
么么哒
^_^

【韩叶】击鼓传文合集(共15棒)

我……出来诈个尸……我写的部分你们笑笑就好不要认真……【顶锅跑】

韩叶每周60分:

活动规则:传文和传画用同一主题为第一棒,每一棒只能看上一棒内容进行创作。

共有15位文手参与活动

*你可能会遇到

ⅰ文风突变

ⅱ剧情突变

ⅲ突然飙车

ⅳ很可能会笑到打嗝 结尾高能

……

 

Are you ready?

GO!

正文戳这里



参与本次活动的太太们(顺序即传文编号)

1. @瑟瑟花抖的喻三岁 

2. @幻尘糜镜 

3.第十棒彪呼呼 

4. @上折蓝 

5. @阿癸。 

6. @白白森。 

7. @云sir 

8. @清阔 

9. @晗薇HW 

10.一个厚码

11. @呵呵很开心 

12. @小肉球 

13. @榶樾霜重 

14. @介 

15. @多多嘉 

百度云链接走→ 这是一个百度云


认真的链接

宝宝们要的百度云
【截止至2017.10.01所写的系列文】
事先说明一下
文章转载须注明作者和出处
如有其余文章需要百度云请留言哦

叶喻休问之甘愿臣服by晗薇

韩叶轻休系列by晗薇

叶喻休问之甘愿臣服【大结局】

臣服不过是在一起的预告
————————
往事随风
自从初夜的清晨叶修亲口说出“恋人”这两个字之后,喻文州心中的不安消失得无影无踪。正如现在,叶修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跟着叶修到叶氏的喻文州难得装成我见犹怜的小白花,柔弱无骨地靠在他怀里,看着仍旧兼任主人的恋人一丝不苟地处理着文件。
“这里好像跟我来的那天有什么不一样了。”喻文州看着叶修的办公室,突然道。
叶修吻了吻喻文州的唇角,话语中带了一丝丝的无奈,“你第一次来叶氏的时候去的是接待室,这里是你老公的办公室,当然不一样。”
喻文州摇头,“我不是说这个。”
“嗯?那是什么?”叶修合上手中的文件放在桌上,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喻文州笑了笑,认真道,“说实话,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其实特别紧张,而且那是唯一一场心里没有任何准备的谈判。我当时想,如果谈判失败了,说什么都要跟您做一笔交易,保下喻氏总部。”
“那现在呢?”
喻文州想了想,伸臂勾上叶修的脖颈,微笑而自信道,“现在这些都是我的了。”
叶修半是宠溺半是无奈,最后忍无可忍地吻上喻文州的唇,“你真是愈发不把我当主人了。”
正当喻文州准备反驳时,穿着西服的苏沐橙推门而入,看着腻在一起的两人轻咳一声道,“叶修哥,我有事要说。文州哥,你先回避一下吧。”
苏沐橙自从知道叶修的决定之后,说话便不再避着喻文州,然而今日却提了要求。喻文州不是好奇心重的人,苏沐橙要说的定然是重要的事,他回避也是应该的。
喻文州走后,叶修起身坐回总裁桌,苏沐橙拉了凳子坐在他对面,严肃道,“嘉世昨天晚上申请破产了。”说完眼神复杂地望着叶修。
她知道叶修为了嘉世付出了多大的心血,即便嘉世只是他作为接手叶氏的一块试验石,但依旧让人心痛。
叶修给苏沐橙泡了杯茶,“嘉世破产,刘皓也待不住了吧?”
“嗯。”似是没有预料到叶修会如此淡定,苏沐橙愣了愣才接着道,“刘皓去了唐氏的分部呼啸当了副总裁。”
“他有这个实力,一个分部他还是管得了的。”叶修说这话的语气就像是评价一个萍水相逢的人,一点都看不出这两人曾有过那样的过往。
“孙翔呢?”
“他去了周泽楷手下。”苏沐橙刚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亦是惊讶不已,她没想到周泽楷居然肯用他,虽然当初黄少天的事与他没什么关系,但以喻文州护短的性格,在有关黄少天的事情上是绝不会理智的。这也是她刚才将喻文州支开的原因。
叶修点头,“我知道了,等嘉世的破产申请下来了,就去把它收回来吧。”
“我觉得用不着了。”苏沐橙迟疑道,“邱非已经决定留在嘉世,等嘉世破产申请手续办完之后重建一个新嘉世。”
“是吗?”叶修欣慰一笑,“这孩子终于长大了。”
嘉世的事情告一段落,这么大的消息不可能瞒得过喻文州,所以在叶修生日这天,喻文州以叶修的名义办了生日宴,请了各个家族的继承人,甚至还请了刘皓、孙翔和从未见过的邱非。
“别玩得太过了。”叶修在看到喻文州写宾客名单的时候就猜到他的打算,最后却也由得他去了。他知道当初商会的那口气喻文州一直憋着,若是不发出来,他可是会心疼的。再说了,他叶修的人,没有必要忍气吞声。
宴会如期而至,所以被邀请的人皆至,一切都在喻文州的计划之中。
当宾客见到叶修身边笑意盈盈的喻文州以一副主人的姿态招待他们,而叶修却没有任何不悦时,他们便意识到,喻文州是叶修的人,是叶修肯承认,并且愿意给予他同等身份和地位的人,最起码现在是这样的。
周泽楷带着黄少天准时到达,不是到达会场,而是走到喻文州的面前。帅气逼人的周泽楷乖巧地喊了一声“文州哥”,继而把喊了叶喻二人之后就躲在他身后装小透明的黄少天拉了出来。
喻文州笑容未减,他向叶修点了点头,继而带着两人去了会场某个不显眼的角落,进行着他对周泽楷最后的考验。
“叶哥。”一直站在旁边向这边观望的刘皓趁着喻文州不在,端着酒杯走到叶修面前,眼神晦涩,声音沙哑,“这就是你的决定?喻文州是一匹狼,那些温和的手段,你确定真的能收服他吗?”
叶修推辞了刘皓递来的酒,喝了口茶,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刘皓,既然去了呼啸就好好做,别再多想了。”
“不要顾左右而言他!”刘皓恼怒地低吼,似乎面对叶修,他总是毫无胜算,“叶修,你会后悔你的决定的。”
“他不会后悔。”和周黄二人认真交流过的喻文州从叶修身后走了出来,站在刘皓面前,与叶修并肩而立。相同款式的西装衬得二人俊美无双,颀长的身姿极为相配。刘皓不可压制地泛起一阵酸意。
喻文州侧头看了叶修一眼,随即微笑着向刘皓伸出右手,“刘副总,久仰,我是叶修的恋人,喻文州。”他的身份不再是上次宴会上的“喻总裁”,亦不是被他打击的“叶修的sub”,而是叶修的、唯一的恋人。
刘皓伸手握住喻文州的手,冷然道,“不愧是喻文州,这一刀补得又准又狠。”
“那也比不上当初你在叶修心上插的那把刀造成的伤害大。”喻文州依旧笑着,那恍若星辰的眸却泛出了冷意。
刘皓突然暴怒,压抑着怒火道,“当初?你凭什么说当初?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又有什么资格站在他身边?如果不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和失言,刘皓住了嘴,深深地看了叶修一眼,转身匆匆离去。
叶修沉默地看着刘皓的背影,不知在想些什么。喻文州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叶修笑着,毫不避讳地拉着喻文州的手放在唇边轻吻一下,顺势与他十指交握。
——“喻先生,你做好与我共度余生的准备了吗?”
喻文州吻上他的唇,蜻蜓点水后退开,双臂主动环上叶修的脖颈,眉眼弯弯。
——“即便臣服,我亦甘之如饴。”
————————
《叶喻休问之甘愿臣服》正文已经完结啦
下周同一时间发放周黄的番外
届时关于喻总对小周的几次考验会一并揭秘的哦
最后
惊吓倒计时
还有一周
爱你们
么么哒^_^

叶喻休问之甘愿臣服【大结局前篇】

叶神吃到鱼啦可喜可贺
————————
旭日初生

————————
《叶喻休问》正文可以开始倒数了
预计除了大结局还有一个周黄番外

这周的粮
爱你们呦
么么哒^_^

叶喻休问之甘愿臣服【18】

叶神终于吃到喻苏苏……了吧
————————
得偿所愿

————————

累死了
我可是刚到家就给宝贝儿们更新了哦
开不开心
估计还有三周左右就可以完结了
我想到时候应该会有一个算是惊吓的东西在等着大家
希望大家到时候不要给我寄刀片
先打个预防针咯
爱你们
么么哒^_^

叶喻休问之甘愿臣服【17】

霸道叶强势归来
————————
耀眼星辰

————————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色气满满的画面有木有
我突然觉得我离封杀不远了
要是有一天我被封了
记得每年在我生日时给我上柱香什么的
啊~~~
我先撤离战斗现场好了
这周的粮
爱你们呦
么么哒^_^

叶喻休问之甘愿臣服【16】

喻文州的那点小心思
————————
坦诚相待

————————
又是勤勤恳恳的周更时节
本周的粮就是这样啦
偷偷告诉你们
下一周有惊喜哦
————————
宝贝儿们的留言及评论可能来不及一一回复了
不过我是爱你们的【看我真诚的眼睛】
么么哒^_^

叶喻休问之甘愿臣服【15】

一场宴会成就两对有情人【叶皓预警】
————————
醋上加醋
喻文州直视刘皓的眼睛,刘皓却也不惧。他说的话虽然并不都是真的,却也并非是空穴来风。既是问心无愧,又为何要惧?
“如果你是想来跟我说这些旧事的,不好意思,我对你和他的过去不感兴趣。”喻文州唇角勾出一个客气的微笑,说出的话着实刺激了刘皓,“过去的事情再美好那也只是回忆,不是吗?”
刘皓端着酒杯,压下心中不虞,志在必得道,“不管你怎么说,都改变不了事实。”
“可你自己也清楚,这不过是你的一厢情愿。现在站在他身边的,是我。”喻文州的笑愈发有深意,“不论他过去喜欢谁,将来招惹谁,现在他身边只有我一个。”
刘皓闻言冷笑,“只有你一个?”他拿出手机,打开相册里一张图片放在喻文州面前,“不见得吧。”
那照片十分模糊,只隐约能看出穿着军服手执长鞭的男人是叶修,而他对面跪着的人既不是刘皓,亦不是喻文州。
“这是三天前我手下的人无意间拍到的。怎么样,是不是很有趣?”刘皓关了手机,好整以暇的看着喻文州,“那人是sub,而且是一个极其懂事的成品sub,你觉得叶修会怎么选择?”
喻文州沉默了。刘皓的话不无道理,而且叶修如果看不上他了最好,这样他就可以逃离这个圈子,回去过普通人的生活,这不正是他想要的吗?
“别自作多情了。”刘皓继续挑拨,“玩具就应该有作为玩具的自知之明。”
喻文州此刻已经听不进去刘皓的话了,这个在商界出了名的精明总裁第一次被人用话打击到体无完肤。可是按理说他不应该有这种反应的,为什么心会这么痛?为什么会有被抛弃的感觉?
“你觉得一张伪造的照片能说明什么问题?”叶修慵懒的声音自喻文州身后传来,刘皓的手机瞬间被他夺了过去,几下破了密码,找到那张照片仔细看了几眼才道,“我可不记得我穿军装时做过这种事。”
喻文州猛然转身,视线撞上叶修无辜的表情,眸中带着疑惑。
“笨蛋。”叶修抬手敲了敲喻文州的脑门,笑着把手机扔给他,“谈生意时的心脏哪儿去了,一张假照片就把你吓傻了?”
“假照片?”喻文州愣愣地盯着手机屏看了半晌,突然眼前一亮,“影子!光线下的影子方向不对!”
叶修赞许地点了点头,把手机扔回给刘皓,揽着喻文州的腰道,“下次做照片的时候记得认真一点。还有,调不调教新人sub是我的权利,正巧,我现在感兴趣了。我自认刚才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刘皓,你不要再挑战我的底线。”
“叶哥……”刘皓看着叶修揽着喻文州远去的背影,脸上的表情冷若冰霜。一阵清脆的声音响起,被刘皓握在手中的手机,屏幕应声而裂。
叶修带着喻文州回到自己的休息室,周泽楷和黄少天早已在房间内等候。见叶喻二人进来,窝在周泽楷怀里的黄少天冲着自家哥哥弱弱地打了声招呼,“文州哥,那个……”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喻文州坐在两人对面,锐利的目光似乎在黄少天身上戳了一个又一个的洞。
黄少天苦着脸看了看周泽楷,想到自家男朋友是个不善言辞的人,随即下定决心,“好吧我坦白。我和小周的关系就跟你和叶修的关系一样。”黄少天不知道自家哥哥和叶修还有BDSM那层关系,如果知道了,打死他都不会这么说的。
不过喻文州倒也没有误会,毕竟周泽楷一看就不是会对这种东西有兴趣的人。叶修却意味深长的看了周泽楷一眼,随即把喻文州抱到自己腿上,还不忘偷个吻,撩得喻文州狠狠瞪了瞪他。
“什么时候的事?”
黄少天见叶修如此不避讳,而自家哥哥也没有反抗的意思,索性放弃治疗,直接歪进周泽楷怀里,享受着周氏温柔,“我想想啊……就是在兴欣那里碰见你们那天开始的,从别墅出来的时候就……等等,我干嘛要讲得这么详细啊?文州哥你什么时候和叶修在一起的我都不知道呢你是不是也应该坦白啊。”
“比你们早上一两天吧。”叶修为黄少天解了惑。
周泽楷紧了紧手臂,思考一番措辞之后开口问道,“你同意吗?”这个“你”,很显然,指的是喻文州。
喻文州坐在叶修腿上,原本的气势荡然无存。黄少天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自家哥哥这么乖巧的模样,不由得笑弯了眼。
“我如果说不同意呢?”喻文州把玩着袖子边上的纽扣,一双眼睛紧盯周泽楷。
“叶修,他不同意。”周泽楷没有接喻文州的话,反而找上叶修,“怎么办?”
叶修无奈,这一个两个的都不让他省心,“你们进展到哪一步了?”
黄少天的脸突然红了一红,不自然的转了视线,却不慎露出了脖颈处一块红色的痕迹,又不巧被喻文州捕捉到。
“少天,你知不知道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喻文州冷笑。黄少天不过是高中生,而且未成年,这两人居然都这么放得开。
“什么意思?”黄少天有些懵了,顺着叶修玩味的视线瞬间意识到了什么,伸手捂住自己的脖子,“啊哈哈那什么文州哥这只是被蚊子咬了别多想啊……小周救我!”
周泽楷安慰地亲了亲他的发,向喻文州承诺道,“我会负责的。”
“两个未成年说负责是不是早了点?”喻文州还想说什么,却被叶修抱进怀里,“年轻人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去,小周不是不负责的人。”
“可……”
“怎么?主人的话你都不听了?想被惩罚就直说,我绝对会让你满意的。”叶修含住喻文州的耳垂,舌尖掠过他的敏感带,成功让喻文州软了腰,喘息着靠进自己怀里。
“嗯……主人……”喻文州声音绵软,叶修忍耐不住,直接将人打横抱起,走出休息室,在众目睽睽之下抱着喻文州走进电梯,进入地下车库的黑色加长林肯中。
周泽楷看着叶修一脚踹开休息室的门,大步流星离开商会,忍不住吻了吻黄少天的唇,委屈道,“我吃醋了。”
“你吃什么醋?”黄少天不解,“我……唔唔……”
周泽楷亲够了,学着叶修抱起浑身无力的黄少天,避着众人悄悄回到自家车上,带着恋人扬长而去。
————————
估计下一章叶喻就能再深入一步了吧
不管了
反正他们天天不善待汪星人就是了
真是好气哦
啊还有一件事
前几天做梦梦到了几个一直支持我的小宝贝儿
突然觉得自己好幸福啊
谢谢宝贝儿们一如既往的陪伴
但是自即日起
宝贝儿们的评论可能没有办法一一回复了
大家见谅
但我还是爱你们的呦
么么哒^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