晗薇HW

小说作家,古风,耽美,同人

黄张天劫之命中注定【1】

无赖剑圣黄x心脏圣手张
江湖向
cp不逆不拆
————————
你是何人
黄少天满身是伤的躲在草丛里一动不动,双眸冷漠的看着外边众人打得天昏地暗。
他作为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剑客夜雨声烦,居然被这样一群乌合之众逼到此种境地,简直是奇耻大辱!
直到外面的打斗声渐小,黄少天才捂着伤处从草丛中爬出,草草收拾一下刚才自己趴过的地方,一瘸一拐的向山下走去。
内力因方才那群人的药而暂时性散去,没了内力支撑的剑客身子瘦弱的风一吹就倒,黄少天入目的景色越发模糊,手中用来支撑身子的神器冰雨也滑落在地。
“呵。”一向话痨的黄少天重重的摔在地上,眼皮再也支撑不住,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眼仿佛看到有什么人在靠近。黄少天苦笑,自己,怕是命不久矣了吧。
再醒来,入眼的已不是荒郊野岭,而是一间质朴的屋子,空气中掺杂着淡淡的药草香。
“这是哪?”
一开口才发现自己声音已然喑哑,黄少天侧头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正在忙碌,不一会儿便端来一碗药,递到黄少天面前。
“你是谁?”
“把药喝了。”白衣男子冷静的声音传入耳中,黄少天有了一瞬间的愣神,这人的声音不错,长得……也不错。
一向谨慎的剑客愣愣的接过药,愣愣的喝下去,继续愣愣的盯着面前之人。
白衣男子似乎被黄少天直白的眼神盯得有些窘迫,他虚咳一声,温润的声音再次响起,“在下张新杰,是……”他似乎犹豫了一下,接着道,“一个大夫。”
黄少天在脑海中思索着“张新杰”这个名字,许久未果,便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在下黄少天,是一个剑客哦。我告诉你啊我可是很厉害的别看我现在这样要不是遭人暗算才不会如此手无缚鸡之力……”
张新杰有些头疼,他避世多年,孤身多年,身边从未有过如此喧闹之人,以往救治过的人也都安安静静的任他灌药,怎么这人的话如此之多?张新杰有些后悔自己的一时兴起带了他回来,明明自己不是多管闲事之人,怎么偏偏就管了他呢?
黄少天依旧不停地说着废话,见张新杰没反应甚至露出些许疑惑烦躁的表情时,惊讶的睁大了眼,“你不知道我?你居然不知道我?”
张新杰将喋喋不休的黄少天按在床上躺好,回身无力的收拾着刚采回的草药,“在下自记事起便从未出过此山,避世许久,还望这位少侠见谅。”
黄少天闻言住了嘴,撑起身子上上下下打量了白衣男子一番,又再次躺下,嘟囔道,“长得这么好看居然没有听说过本剑圣的名字真是太让本剑圣失望了。”
张新杰默默汗了一把,心里暗道此人多半有病。
“对了,你是大夫,那我的身子?”
“终于想起来问了?”张新杰的语调听不出任何情绪,他站到黄少天面前,居高临下道,“内力全失,气息紊乱,有中药的痕迹。伤口处有毒,再敢多话我就把你扔出去自生自灭。”
黄少天听见张新杰的结论心下一紧,眸光瞬间变得凌厉,冷冷道,“这群人真够狠的。”
“近些天不要乱跑,也不要随意运功。”张新杰说完欲向外走,却被黄少天拦住了。
“还有什么事?”
“我的内力还能恢复吗?”
张新杰看了看黄少天面上的焦急,微笑道,“如果你再话多就真的恢复不了了。”
于是“安安静静”的黄少天在张新杰的竹屋里住下了。
张新杰听着厨房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声,拿起扫帚默默进了厨房。
“第六只碗。”
黄少天看着张新杰一丝不苟的扫着地上的碎瓷片,恨不得掀了地皮把地底也扫一遍的样子默默的站到一边。他在这里已经住了半个月,彻底被屋主的严谨吓怕了。制药的时候一点一点的称药也就罢了,你是大夫,要为自己的病人负责,可是为什么连这些琐事都要如此严苛呢?
黄少天一向是一个肆意妄为的人,然而在这住了半个月后觉得自己要被这人衣服没有褶头发不打结等一系列习惯逼疯了。
他想一走了之,奈何张新杰递给了他一张纸,上面列满了药草名。
“这半个月给你治伤用的草药,还上了再走。”
“什么?”黄少天吃惊的张大了嘴。张新杰点头表示他没听错,“来我这里求医的都是这样,用了什么就还什么,或者还等价的药草,否则……我既然有办法救你,自然有办法杀你。”
黄少天欲哭无泪,他内力还没恢复去哪儿给他弄草药啊?他真是识人不清才会误入贼船。
黄少天恼怒道,“张新杰,我记住你了!”
“哦,记得还药就行,不用记得我。”
黄少天再一次败了下来,怪不得叫张新杰。
心真脏。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