晗薇HW

小说作家,古风,耽美,同人

韩叶轻休之你是我的【2】

韩叶轻休系列文
军队向,ABO设定
cp不逆不拆
————————
十年秘密
作为一个伪装成alpha的omega,叶修无疑是很成功的。但在特种部队这个几乎连beta都没有的地方一瞒就是十年还不被军医发现,没理由突然控制不住。叶修虽然情动,但意识还是清醒的,几乎是一瞬间就明白自己可能被暗算了。
“该死的。”低咒一句的叶修终于摸到了上衣口袋中的抑制剂,手颤抖着拧开盖子将液体灌了下去。只是抑制剂的效果终究有限,omega的情动如果靠抑制剂就能压下的话,要alpha何用?
叶修情潮犹在。
他喜欢烟不是没有原因的。即使是不在发情期的omega,在alpha面前,信息素的味道也是无法完全掩盖的。而叶修的信息素,正是与烟草相似的清苦的味道。于是烟便成了最好的障眼法。
“叶长官?”门外熟悉的声音传来,叶修强忍着勾人的呻吟回答,“什么事?”
江波涛站在门外,思考着要不要进来,叶修少将的声音听起来很不正常啊?
他推了推门,发现门竟是锁着的,江波涛无奈的放弃了,不得不站在门外回答,“冯总司令有事情让您过去一趟。”
“告诉老冯,我没空!”叶修几乎是咬牙道。江波涛犹豫了一会儿,又开口道,“总司令说如果您不去的话,就让我把这信交给您,您开一下门吧。”
没过多长时间,门开了。叶修嘴上叼着白雾袅袅的烟,懒懒的靠在门边,“信呢?”
江波涛从怀中取出信交给叶修,然后敬了一个军礼,“特别行动组后备组成员江波涛,见过叶少将。”
叶修眨了眨眼睛,“后备组?”
“嗯,组长韩文清大校。我是副组长。余下的成员名单都在这里,总司令让您全权负责。”
叶修一瞬间被冯宪君气笑了,“老冯可以啊,一个不够还让哥带两个?”
江波涛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回答,叶修却向他摆摆手,“三日后全员收拾东西来报道,给老韩说一声,过期不候。”
“是。”
江波涛前脚刚走,叶修后脚就用仅剩的力气将门关上锁好了。天知道为了装的若无其事的模样见江波涛费了他多大的力气。
抑制剂终于起效了。叶修慢慢挪到浴室,拧开水闸。冰凉的水浇在身上,一点一点的平复身上的燥热。若非叶修从未与alpha做过,要受的折磨恐怕不止这些。
办公室里依旧残留着令alpha着迷的气息,叶修揉揉鼻子将身上湿透的休闲服换下,穿回了军装。这一次的发情过去了,谁知下一次又会是什么时候?叶修不想去想,只是给安文逸打了个电话,“小安,药的剂量再加大一些吧。”
接到电话的安文逸话语中透着深深的担忧,他是唯一一个知道叶修是omega的人,叶修的身体也一直都是他来负责的,此刻,他却开始后悔当初为何答应帮他瞒住众人,“少将军,您要知道,这药也坚持不了太久了,omega的本能愈发强烈,如果一味靠抑制剂,您的身体……”
“先把药带来吧。三日后有磨合训练,不能出岔子。”
叶修何尝不知这些事情,只是他还未找到能够对他负责一辈子的人,怎能随便被alpha触碰?一向嘲讽的脸上罕见的露出一丝苦笑,本想借转业彻底揭过这一页,谁知……再这样下去,只怕想瞒也瞒不住了吧。
一个从未被标记的omega,一群如狼似虎的alpha……
叶修不敢再想,他强迫自己将思绪放到三日后的磨合训练上,强撑着完成了训练计划的制定。
三日后,十三名特别行动组成员全员到齐,而他们的总指挥却姗姗来迟,后面跟着另外一队人。
“都应该认识吧?他们是后备组成员,负责配合行动组执行任务。我是你们这两组人的总指挥。”叶修今天气色很好,完全看不出一点强撑过发情期的迹象。
“大校韩文清,代号大漠孤烟。”
“中校江波涛,代号无浪。”
“中校吴羽策,代号鬼刻。”
“中校唐柔,代号寒烟柔。”
“中校乔一帆,代号一寸灰。”
“中校于锋,代号落花狼藉。”
“中校邹远,代号花繁似锦。”
“中校刘小别,代号飞刀剑。”
“少校莫凡,代号毁人不倦。”
“少校罗辑,代号昧光。”
“少校安文逸,代号小手冰凉。”
“少校卢瀚文,代号流云。”
“少校邱非,代号战斗格式。”
后备组的人一个个的报了名字,军衔和代号,共计十三人。
“好了,既然都认识,自我介绍什么的也都免了吧。别以为哥不知道你们里面某些人跟某些人的关系,都各自看好自家人,耽误训练哥饶不了你们。三分钟时间整理行李,三分钟后集合。解散!”
“是!”
众人犹如离弦箭般冲进各自的房间,韩文清却留在了叶修身边,眼神复杂的看着他。
“怎么?被哥帅到了?”
“哼。”韩文清不理他,只是说道,“组里面有不少omega。”
“嗯?是吗?”
韩文清嘴角抽了抽,“你没看他们的资料?”
“没怎么看,反正都认识。再说了,都被他们各自的alpha永久标记过了,怕什么?”
“那你呢?”
叶修愣了愣,随即笑了,“哥可是alpha。”
“叶修,我和新杰早就知道了,你已经无法控制本能了。”
叶修习惯性的摸烟,却想起部队特训严禁烟火只好作罢。他淡定道,“小安还真是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
“叶修,你这样会出事的。”韩文清严肃道。
”那你准备怎么办?告诉老冯?”叶修无所谓道,“正好哥也想转业了。”
“就这样走了,你甘心吗?”
叶修叹气,“不甘心又如何?正如你所说,未被标记过的omega就是移动的催情药,无时无刻不在引人觊觎。说不定……”
“我是alpha。”韩文清道,“如果你同意,我帮你。”
“不用了老韩,不必委屈自己。”
韩文清看着叶修渐远的背影,压在心底的情绪喷薄而出。
叶修,我韩文清,是认真的。

评论(4)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