晗薇HW

小说作家,古风,耽美,同人

叶喻休问之甘愿臣服【13】

这是一个十分复杂的故事
————————
前尘往事
“这与你无关了,不是吗?”叶修点了一根烟,坐在刘皓对面。
刘皓语塞。确实,他已经不是叶修的sub了,叶修喜欢谁收了谁都与他无关。明明他是该高兴的不是吗?摆脱了掌控他的主人,翻身农奴把歌唱,一跃成为了其他sub的dom,成为了别人仰慕的存在。现在他与叶修一样是上位者,可在他面前为何还是如此不堪?
叶修只是飘过来一个淡淡的眼神,刘皓便下意识地想要臣服,但他已经不是他的sub了,为什么还能感受到他的威压呢?
“刘皓,我说过,你性子急躁,不适合当一个dom。”当日他与叶修分道扬镳时叶修说的话至今仍旧回响在他耳畔,一字一句的敲打皆是箴言。
“过去的都过去了,既然你已经成为了dom就要履行好你的职责,不要让你的sub受到伤害。”叶修绝口不提当年之事,把烟灭了之后起身准备离开休息室,不料却被刘皓拦住了。
“叶哥,”刘皓喊出了他跟随叶修时叶修给予他的专属称谓,“他不适合你。”
“适不适合总要试了才知道。这是你当初要求离开时对我说过的话。”叶修在刘皓看不见的地方疲惫地闭了闭眼。他对刘皓是真心的,可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即使再遇见,感情也不可能再回到过去。
刘皓一个箭步拦在叶修身前,深吸一口气缓缓向叶修靠近。
“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叶修之所以离开嘉世的确是因为刘皓。”韩文清回忆着三年前的商业剧变,罕见地叹了口气,“刘皓是叶修带出来的人,叶修很欣赏刘皓的骨子中的拼劲,而商市最缺乏的就是刘皓这种敢闯敢拼的人,刘皓的性子很快让他闯出一番事业。所以到最后他们发展成男男朋友顺理成章。”
喻文州压下心中莫名泛起的酸楚,不动声色地抿了口酒,继续听韩文清讲故事。
“他们公开之后,叶修经常带着刘皓出席各大会议,带他认识各位商界名流,甚至隐隐有好事将近的意思。”
“好事?”喻文州敏感的抓住了关键词。
韩文清正想接着说,却被一个人打断了,“我说韩总怎么不见了,原来是躲在这儿会小情人呢。啧啧,我要回去告诉张副总。”
“胡闹。”韩文清眉头一皱,给来人介绍道,“这是叶修带来的人,喻氏现任总裁喻文州。”
“呦,叶修身边不是一直都只有刘皓吗,什么时候……哎呦大孙你干嘛打我?”
韩文清颇有些无奈,最后只对喻文州道,“这是韩氏的行政总监张佳乐,至于他身边这位……”
张佳乐抢过话头,“我未婚夫,楼氏的行政指导孙哲平。”
孙哲平与叶修关系不错,叶修也没有刻意瞒他,所以对于喻文州的身份他多少猜到一些,于是才有了阻止张佳乐继续说的动作。他伸出手道,“喻总。”
喻文州亦是伸手握住,“孙指导,幸会。”
张佳乐与孙哲平的出现只是一个小插曲,打发走了闹腾的两人之后,韩文清继续道,“所谓好事,就是从嘉世内部传出的两人的婚讯。也是因为这件事,才让叶修不得不离开。”
“这又是为何?”喻文州不解。
叶修任凭刘皓靠近,没有后退亦没有躲开。刘皓在离他唇畔还有一公分时顿住了,像是突然惊醒一般后退一大步,看着叶修的眸中慌张一闪而过,脑海中浮现的尽是叶修骨节分明的手上沾满他羞耻液体的画面。
“叶修,我一直不明白一件事。”刘皓平静下来之后,盯着叶修开口道,“你为什么总是对我这么冷漠。”
叶修一愣,他本来已经做好了与刘皓开诚布公彻底解释清楚当年之事的打算,不想却因为他一个问题而不知如何继续话题。
刘皓不是叶修第一个sub,却是叶修第一个男朋友。
正因是第一个男朋友,所以才不知如何相处。
“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很好奇,”刘皓微笑,“当初你离开嘉世,究竟是因为私事还是公事?”
韩文清看着喻文州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模样,罕见的点了根烟,狠狠地吸了一口,“当时嘉世内部似乎出了问题,叶修作为嘉世的总裁,自然要为这些事情负责。”
“这与他传出的婚讯有什么关系?”喻文州更困惑了。
韩文清默了一会儿才继续道,“陶轩是嘉世的董事,他不允许公司的一把手和二把手联合起来。”说到此,韩文清冷哼一声,“还不是怕叶修功高震主。”
“可这也不至于逼得叶修离开吧?”喻文州思忖,“叶修怎么说?”
“他什么都没有说,在孙翔去了之后就孑然一身的走了。”
叶修看着刘皓面上的笑意,淡然道,“公事,与你无关。”
既然断了,就断个干干净净吧。叶修下定决心,毕竟现在他身边还有个需要他的人在等他,“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你没有错,也不是你的错。我还有事,先走了,刘副总自便。”
呵,连称呼都改了。
刘皓心中泛起一丝苦涩,仿佛灌下一碗黑乎乎的中药。该放下了吧?不对,他早就放下了啊……
“叶哥,你会后悔的。”刘皓突然冒出了一句无厘头的话,却无端让叶修的脚步顿了一顿。他不怕刘皓会对自己如何,只是怕他一心想要护着的人受委屈。况且,还有一个黄少天需要他一并保护着。
然而叶修不能后退,“怎么会呢,我从来不会做让我后悔的决定。”
喻文州正想接着问下去,却见叶修笑意盈盈地走了过来,“聊得挺开心哈。”
韩文清冷哼一声果断转身,“你的烂摊子自己收拾。”
叶修见喻文州目光灼灼地看着他,开门见山道,“他讲到哪儿了?”
喻文州没有回答叶修的话,反而问道,“为什么离开嘉世?”
“文州,我是你的主人。”叶修压低声音,在喻文州耳畔道,声音轻得几不可闻。
喻文州却不罢休,有恃无恐道,“你说了我今天的身份是喻氏的总裁,难不成叶总想要食言而肥?”
“好吧。”叶修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告诉你就是了。”
————————
最近真的心情差到爆啊
果然是诸事不顺想吐槽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罢了
反正已经决定了一些事情就不要再想了
平白给自己增添烦恼
向叶神学习吧
爱你们呦
么么哒^_^

评论(30)

热度(68)